主页 > 两岸快递 >唐子-人啊,切莫再自我羞辱 >

唐子-人啊,切莫再自我羞辱

【3月22日讯】 「天地茫茫我是谁,记不清多少次轮迴。苦难中无助的迷茫,期盼的心如此的累,黑夜中流出的是沧桑的泪。直到我看见真相的那一刻,直到我追寻到大法灌耳如雷,我明白了自己是谁,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

茫茫天地间,我是谁?轮迴多少次,为什幺?我究竟属天,还是属于地?我究竟是水里鱼,还是树上猴?生命如黑夜,泪沧桑。我原本是神,或犯错降地,或立约来世……大法告诉我生命真相,我如雷贯耳,于是我在神路上直追……细心聆听关贵敏演唱《我是谁》到最后,终于泪水漫过面颊,心灵通天彻地,我超越了哲学、联通了历史。我明白了泰勒斯为何说万物源于水且都有灵魂,我为曾经相信过人的始祖是猴子而羞愧,我以在课堂上讲过猴子进化成人而觉得耻辱。

关贵敏有很多粉丝,曾经有我妻子,从来没有我。他演唱《甜蜜的事业》时,我失恋着,20天失重20斤,心灵的天空满是乌云,痛不慾生哪裏有一丝甜密?所以当我读到关于西人玛丽莎为关贵敏演唱《我是谁》感动落泪的文章时,我希望得到验证。拷贝下《我是谁》的歌词,我开始用心去听,用灵去感受。音乐是优美的,但我眼泪还没那幺轻易流出。「生活比蜜甜」的欢快秀,还在我记忆里,我却不在甜蜜的生活中。可当关先生用异常平和的歌喉唱出「天地茫茫我是谁」的歌词时,已经知道「我是谁」的我,心灵仍然被深深的触动了。但我还是没有流泪。继续听,一句又一句都那幺平和,没有煽情、激情和秀情,但脑门、心门、命门一扇扇的被打开了。我细听着,感到关先生不是在对我唱,而是在对我说,用心地说。我开始拿出纸巾,但还没有落泪。可我已经知道,眼泪是不可能不流的了,泪是客须迎接。整首歌都唱得那幺平和,惟有中间的「直到」那个词和最后「奋起直追」的收尾,才有高腔,很像在说歌。却真的「说」的比唱的好听啊。这是怎样的一首歌啊,这是真正生命来源的歌!终于在唱到「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最后一句时,我的泪水潸然而下。玛丽莎流的是心泪,我证明。

听完一遍后,我接着再听一遍。这次我彻底放鬆了自己,从头到尾让眼泪流淌……为什幺不流啊?我是天上客,轮迴在世上为回归,却一直在迷茫中累。是大法讲出我真正的出身来历,我如雷贯耳、醍醐灌顶:原来我的家在天上,原来地上的家是客栈!我可以转法轮、修神心、炼佛体回家!啊,让我怎能不流泪?

一时间我生起了一个念头,很想去见达尔文。我想带给他《我是谁》。我想看着他听完《我是谁》,而后我要问问他:为什幺你要让我们没有自信?你所谓的进化论真理,难道就是用来羞辱人类的吗?我甚至有一个心愿:想让世界上所有科学家都来听一听《我是谁》,而后我要问问他们:神圣的生命、神奇的运动、内在的本质和规律,你们总要用物质去打击神灵?这样霸道是不是管不住魔性啊?!最后我希望人啊,都来听一听《我是谁》,切莫再自我羞辱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