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两岸快递 >大陆企业债违约频现 去槓桿出现不同声音 >

大陆企业债违约频现 去槓桿出现不同声音

随着近来大陆企业债违约的现象越来越严峻,大陆经济界对当局去槓桿出现了两种声音。有观点认为随着企业违约越来越多,会影响大陆去槓桿的宏观调控。

随着大陆企业债违约增加,中共当局是否应该坚持去槓桿再次引发经济界人士的争论。业界普遍认为,虽然企业违约各有原因,但主要原因是中共在金融领域去槓桿,造成市场资金紧张,另外,当局严管影子银行,使融资渠道缩小,融资成本上升。

有经济界人士认为,目前已不止是一间两间企业,也不止是一个两个地方违约,违约蔓延非常广,从原本信用度极高的上市公司,扩展到隐形的地方融资平台。

违约潮蔓延引发了对中共去槓桿的争论。

5月31日,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在安信证券2018年中期报告会上做了《去槓桿之殇》的演讲,正式引发了要不要对去槓桿政策作出调整的争论。

高善文认为,社会融资大幅下降,利率在大幅上升,表明政府在实施一种紧缩性的政策,是在紧缩的货币信贷环境下去槓桿。去槓桿要避免出现通缩和经济下行的负面影响,去槓桿时应该借鉴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思路,美国被认为已经成功地去槓桿,美国的背景是建立在比较宽鬆的货币环境上、低利率的货币环境里。

高善文的言论引起广泛议论,有财经媒体载文直接批高,指其将个人利益凌驾于公共利益和政府利益之上,因为去槓桿是中央重要经济决策,中共去槓桿是主动去,不能与美国类比。

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认同高善文的观点,但表示去槓桿时应该採取「紧信用、鬆货币、宽财政」的组合思路,鬆紧结合才能在去槓桿的同时,对冲去槓桿带来的负面影响。

据《香港经济日报》引述官方部门的消息说,中共国务院主管部门也高度关注这场争论,特别关注债务违约会否扩大化,一时不会表态,也不会立即着手调控政策的转向。

海外评论人士文小刚认为,企业违约大幅发生令中共去槓桿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若停止去槓桿调控,央行再次放水,会导致金融泡沫越来越大,按照中共的说法会发生系统性风险,导致违约骨牌效应;坚持去槓桿,紧缩银根,会造成违约的企业越来越多,会蔓延至国企,而国企是中共的造血、输血机器,长此以往会动摇中共统治的基石,这也是中共不乐意见到的。估计最后中共会开动印钞机,将这些债务稀释,转化到民众身上。

据大陆资讯服务商Wind统计显示,截至5月7日,大陆今年已有19只债券出现违约,较上年同期增长19%;涉及债券规模高达143.54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增长20%。违约主体增至10家。债券违约的企业不乏上市公司及大型企业,其中既有四川煤炭、大连机床、丹东港、中城建等违约「老面孔」,也有富贵鸟、神雾环保、凯迪生态、中安消等违约「新面孔」。令业界担忧的是违约企业中不乏国有企业。

大陆国企债务违约甚至引发国际债权人上门讨债。6月4日,7个韩国金融机构的代表访问了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部,商讨国储能源偿还拖欠的3.5亿美元的债务问题。

而2018年是公司债到期的一个高峰期。据《证券时报》统计,2018年公司债偿还量快速增加,存续公司债到期规模为4,233亿,还有9,886亿进入回售期,总偿还量或较2017年翻倍。

中国证券业协会近期的一份数据透露,2018年私募公司债的到期规模约7,585亿元,相当于2017年的2.37倍。而且,未来三年这类债券的到期规模还将继续攀升,至少达到8,000亿元,2021年将达到峰值。

目前,由于企业借贷难度增加,等待「借新还旧」续命的企业面临现金流断裂的危机,在骨牌效应下,债市风险恐会传导至股市和楼市,给金融市场带来冲击。